达茂旗政府欢迎您

妇幼保健所

来源: 点击数:200

新中国成立之初,我国还很落后,全国各地封建思想仍然浓厚,妇女儿童的健康在一些地区和家庭得不到充分的重视,妇女儿童死亡率很高。针对这一情况,为保障我国妇女儿童健康,在医疗资源短缺的状况下,优先享受医疗救治,我国成立了各级妇幼保健机构。

与全国形势一样,1952年我旗首先在牧区成立了妇幼保健站,主要任务是宣传新法接生和妇幼保健知识,指导和规范产婆接生。当时,全旗大部分生育都在家庭内由产婆完成,农牧区乡村医生特别少,仅有的几个也都是略懂一些中医知识或土办法。产褥期感染、产后大出血,甚至难产至产妇死亡事件频频发生。1958年,撤销基层3个妇幼保健站,成立了达茂旗妇幼保健所,共有职工8人,主要任务仍然是宣传新法接生、除害、灭病。1959年,各种妇科病、性病在我旗妇女中蔓延,尤其是牧区。全旗受孕、出生、活产及新生儿成活率都很低,提高人口出生率成为当时妇幼保健工作的主要任务。但受当时全国医疗水平落后,药品短缺现状的影响,干预措施也多停留在开展健康教育上。我旗妇幼保健所虽然已成立一年,但无设备、无办公用房,借用喇嘛院舍开展一些工作。

上世纪60年代初,随着卫生院在我旗农牧区的设立,妇幼保健队伍在旗、乡、村三级网络雏形开始形成。旗妇幼保健所的主要任务开始放在培训卫生院妇幼人员、村医、产婆开展新法接生上。同时,推行一系列有利于妇女健康的政策,如“三调、三不调” (即经期工作调干不调湿,孕期调轻不调重,哺乳期调近不调远),产妇糖、纸供应,生产队给接生员每天记2分工分等,加之与防疫站“除四害”、种牛痘、控性病等工作相结合,我旗妇女健康有了极大好转,全旗出生人口明显增长,特别是牧区,年出生人口由1949年的2958人增长到1960年的4124人。但由于当时生活水平低,医疗条件差,婴幼儿死亡率在我旗牧区仍然高达64.3‰。在做好妇女保健的同时,对儿童白喉、猩红热、百日咳等儿科疾病进行了预防控制,并取得一定成效。1966年, “文革”开始,旗保健所与防疫站、医院、公卫站“四合一”办公,工作下滑,停顿,直到1974年。

1974年底,我旗恢复妇幼保健所。“文革”结束后,达茂旗各项事业开始复苏。妇幼保健工作更是以保健所重新成立为契机,得到快速恢复,并兼办计划生育日常工作。1977年,通过多年培训、运转,旗、乡、村三级妇幼保健网络在我旗已经形成。同年,将防疫站10间家属房改造为办公用房,从此妇幼保健所有了自己的业务用房。1978年,一直延续至今的妇女病普查普治工作开始实施。这一年,百灵庙镇普查妇女348人,查出患病者127人。重点对牧区妇女子宫脱垂、尿漏、宫颈糜烂等进行了治疗。到1979年,随着全国各行各业的兴起,旗妇幼保健所也从人员数量到质量都有了很大发展。全所共有医务人员9人,其中医师2人,医士4人,助产士2人,检验员1人。全旗共有妇幼人员116人,女赤脚医生85人,产包共109套。注重加强儿童疾病防治工作,特别是儿童佝偻病的防治,并对牧区妇女、儿童死因进行了调查。

80年代,我旗妇幼工作在总结和继续加大妇女病普查普治力度的同时,重点对妇女“两病”(子宫脱垂、尿瘘)和儿童“四病”(佝偻病、缺铁性贫血、肺炎和腹泻)进行大范围查治。由于我国计划生育政策是1983开始推行的,80年代我国妇女普遍多生,加之经常从事生产劳动,以及产后过早参加体力劳动等原因,子宫脱垂患病率很高。1981年,对我旗4个农牧区公社504名妇女进行妇女病普查普治中,患子宫脱垂的就有165人,占33%。而在少生优生已被普遍接受的今天,随着妇幼健康教育的普及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子宫脱垂这个曾经作恶一时的顽疾也淡然退出妇女常见、多发病谱,甚至正逐渐被妇科医生遗忘。2011年,在我旗保健所妇科门诊中,竟无1例子宫脱垂!1982年,新法接生已在我旗普遍推广,旗保健所又重点开展了围产期保健工作。1986年,旗人民政府下发了11号文件,要求在百灵庙镇开展婚前医学检查(简称婚检),婚检定点单位为保健所。但由于政策和费用问题,我旗的婚检工作一直断断续续,未能持之以恒。直到2010年,市政府下发了《关于实施免费婚前医学检查和免费孕前优生检测工作的意见》,我旗政府才出资实施了免费婚检,使得婚检工我旗得以真正实施并取得婚检率100%的好成绩。80年代的10年,是我旗妇幼保健工作取得重大成就的10年,我旗保健所也因此先后被乌兰察布盟授予“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集体”,旗委、政府授予“文明单位”、文卫系统“先进集体”,内蒙总工会授予“先进集体”,旗妇联授予“三八红旗集体”等荣誉称号。

1991年,达茂旗保健所有了自己的办公楼,并一直延用至今。但当时只盖了三层,面积818平米。同年装备了胎心仪、显微镜、低压吸引器、心电图机、婴儿抢救台、保温箱、乳房透照仪等,在当时可谓先进设备。1993年,我旗保健所开展住院分娩诊疗服务,能够独立开展妇产科手术。这是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创举,从此我旗保健所真正进入了“临床与保健相结合”的时代,并奠定了今天“达茂旗保健所是包头市唯一一所开展住院诊疗服务妇幼保健机构”的格局。1995年,我旗妇幼保健所作为乌兰察布盟唯一一所旗县妇幼保健所,申报“爱婴医院”,并顺利通过国家和自治区评估验收,成为达茂旗第一家“爱婴医院”。1997年,以“承包责任制和岗位责任制”为核心的医改(即旧医改)浪潮蔓延到了我旗。旧医改的主要特点是“定额包干,超额提奖”,它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医疗机构的管理水平,增强了医疗机构的生机和活力。当时全国医疗机构几乎都盈亏自负,政府差额拨款,医疗机构实行效益工资。我旗所有医疗机构也都实行了差额拨款制,包括保健所。1998年,我旗保健所有职工36人,创历史最高(现有职工26人)。

进入新世纪,医疗资源不再短缺,妇女儿童患病得不到治疗的现象已一去不复返。同时,旧医改政府差额拨款导致的投入不足;医疗机构为了维持自我生存和发展,多开药、开贵药、多检查,追求经济利益;加之市场经济意识对医务工作者“救死扶伤”、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”传统思想的冲击;医疗机构过分市场化、医患矛盾的弊端很快暴露出来。由于旧医改的实质是政府扔包袱,医疗机构自我发展,所以这段时间国家对妇幼保健机构投入很少,地方政府用于保健工作的经费也根本没有。妇幼保健机构为了给职工发工资,保运转,不得不下大力气搞临床,和医院抢饭吃。保健所“以保健为中心”的宗旨在现实面前低了头。全国的妇幼保健机构开展临床的实际都成了妇女儿童专科医院,甚至全科医院,不能开展临床的几近瘫痪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妇幼保健机构究竟该何去何从,莫衷一是。有人认为,时过境迁,妇幼保健机构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,应该撤销;有人认为,应将妇幼保健机构并入同级人民医院,设相关科室,职能加强;也有人认为,应将妇幼保健机构并入同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,设立科室,围绕妇女儿童常见病、多发病,以预防为主。就在人们喋喋不休的议论中,2006年《妇幼保健机构管理办法》颁布了。《办法》指出“各级妇幼保健机构是由政府举办,不以营利为目的,具有公共卫生性质的公益性事业单位”,“妇幼保健机构要遵循以保健为中心,保健与临床相结合的工作方针” ,为妇幼保健机构明确定位,指明方向。2009年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下发了《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》(即新医改),也明确指出妇幼保健机构属于公共卫生服务体系的一部分,应“全面加强,协调发展”。同年11月,我旗保健所成功争取了国家宫颈癌、乳腺癌免费检查项目,免费检查我旗妇女12791人。查出宫颈癌4人,乳腺癌8人。除1人失去治疗机会病故外,其余11人均得到及时治疗,挽救了生命。20117月,我旗保健所实行了全额绩效工资制。

1952年到2012年,因历时久远,现存的《妇幼保健大事记》中关于妇幼卫生的指标只能找到“1960年我旗牧区婴幼儿死亡率64.3‰”,而到2011年底,全旗婴幼儿死亡率已下降到5.8‰,产妇死亡更连续多年保持0的好成绩。

纵观我旗妇幼保健发展史,可用八个字概括,那就是“主动参加,积极预防”。同时,我旗妇幼保健发展史,也是新中国各项事业发展的缩影。虽然在“文革”中下滑、停顿,在上世纪末、本世纪初受市场经济思想和医疗单位过分市场化影响,工作受到动摇,但总的来说是围绕中心,服务主体,最终实现健康妇女儿童,幸福每个家庭,构建全社会和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