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茂旗政府欢迎您

农牧业局

来源: 点击数:814

2012年,是达茂旗建旗60周年,也是党的十八大召开的喜庆之年。回首达茂旗畜牧业发展的60年,既是追求牲畜数量到追求质量效益的转变,又是实施草原生态移民、建设文明生态的过程,更是与传统习惯、滥牧薄收、粗放经营的一场革命。如今的牧民生活,已摒弃昔日“逐水草而居”的传统游牧生产方式,而是散养变圈养、草原变绿洲、牧民变市民的大变迁。

六十年沧桑 改革促巨变

达茂旗水草丰美,牧草种类繁多,历来是游牧民族的理想生活之地。早在二千多年前,这里就是我国北方狩猎游牧民族的繁衍生息之地。作为主体经济的畜牧业,生产一直沿袭“靠天养畜、自然放牧”的传统习惯。由于受大自然的约束,生产条件差,生产方式落后,牧民劳动强度大,抵御自然灾害能力弱等原因,畜牧业生产发展缓慢。建旗前,全旗牲畜总头数仅有20万头(只)。建旗后,由于认真贯彻了“大力恢复、停止下降、争取增值、积极发展畜牧业生产”的方针,在牧区实行了“不分不斗不划阶级”、“牧工牧主两利”、“轻税”、“扶助贫苦牧民生产”,发展互助组和合作社等政策,在牧区开始修棚搭圈、打井储草,使牲畜的饲养条件得到了初步改善。人民公社化后,开始执行“水、草、繁、改、管、防、舍、工”的牧业八字方针,实行了“以牧为主、农牧结合、禁止开荒、保护牧场”的政策,推行了畜牧业生产“三定一奖”、“两定一奖”责任制,以生产队为基础,建设饲草料基地,扩大人工种草面积,发展草原灌溉,使草场有所恢复,同时对牲畜进行了合理的组群放牧,积极实施畜种改良和疫病防治,从而加快了草原基本建设步伐。1981年,全旗大小牲畜虽然达到了86.9万头只,但畜牧业作为脆弱经济和抗拒自然灾害能力差的局面始终未能改变。据记载,197710月,全旗遭受特大雪灾,牲畜损失一半。“三年一小灾、五年一大灾、年年抗灾年年灾”仍是制约全旗畜牧业发展的重要“瓶颈”,“抗灾保畜”成为畜牧业战线的“永恒”任务。

改革开放后,达茂旗在牧区实行了“草畜双承包”生产责任制,将草场的使用权和建设权落实到户,集体的牲畜作价后归牧民所有。这一政策的实施,大大解放了牧业生产力,并采取有力措施推行科学养畜,防止草场退化,建立了畜牧业防灾基地,使广大牧民群众的生产积极性倍增。1986年以来,在牧区开始兴建水、草、林、机、料“五配套”小草库伦,确定了走以草定畜、立草为业、建设养畜的集约化路子,扭转了古老而落后的“逐水草而居”的游牧方式。

散养变圈养 粗放变科学

在达茂旗畜牧业发展史上,牲畜饲养经历了五种饲养方式的转变,即逐水草而居、跟群自由放牧、分群管理放牧、围栏季节放牧和舍饲科学圈养。建旗前,牧区的饲养方式主要是以逐水草放牧为主,牲畜跟着水草走,饲养原始粗放;后来发展成利用自然牧场,一家一户分散经营的跟群自由放牧。“晨出坡、晚归盘、星星出来守夜看”是当时牧民放牧生活的真实写照。1958年后,实行了科学养畜,合理组群,公、母、羔、羯、良种等分群管理放牧的形式;1983年以来,牧区畜群由集体饲养变为个体饲养,实行围栏季节放牧,以户为单位,开始建立保畜草场,牧民选择牧草长势良好的地块,用角钢和铁丝围栏,围建面积为10公顷左右的草库伦,春夏秋季不放牧,复壮牧草的再生力,冬季在围栏内进行放牧。通过建设“五配套”小草库伦,基本解决了牲畜冬季所需的饲草料。

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,由于牲畜的超载过牧,使本来脆弱的草原得不到休养生息,造成草原生态环境的恶化,加剧了草畜矛盾,形成了新的恶性循环。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达茂旗从2002年起陆续建成了23个生态畜牧业产业化园区,实施了围封转移和生态建设工程,通过禁牧、休牧、划区轮牧、科学舍饲圈养、生态移民建设、提高牲畜出栏率等措施,大大减轻了天然草牧场的压力,逐步恢复了草原植被,改善了草原生态环境,从根本上扭转了草畜矛盾的恶性循环。从2008年起,达茂旗在牧区全面实行了禁牧政策,坚持“因地制宜、一园一品、多种经营”的原则,采取禁牧不禁养、转变发展方式、更换优良畜种、科学舍饲圈养的方法,以奶牛、肉牛、肉羊和特色养殖为主,大力发展现代高效畜牧业。2011年底,全旗已建成南营所、哈拉乌素等5个示范性现代高效畜牧业产业化园区;通过“合作社+基地+牧户”的模式,培育大中型肉牛肉羊育肥基地25处、100头(只)以上育肥户525户,建成火鸡、獭兔等特色养殖基地4处,牛奶、饲草和牛羊肉取得了有机、绿色、无公害认证,牧野德彪、仟草原等企业生产的“达茂草原羊”精品牛羊肉成功打入了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重庆等地的市场,形成了畜产品名优品牌。

草原变绿洲 生态变文明

达茂旗拥有1.66万平方公里的天然草场,有牧业人口2万人。长期以来,靠天养畜的草原传统畜牧业,一直制约着畜牧业的快速发展,大灾大减产,小灾小减产。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,由于片面追求牲畜数量,使牲畜的数量大大超过了草原的合理承载量。严重的超载过牧和连年的干旱,加之人为因素的影响,造成了全旗天然草原生态环境的严重恶化,草原沙化、退化、荒漠化日趋严重,沙尘暴频发,生态屏障作用十分脆弱,人、草、畜矛盾日益突出。到2007年底,全旗天然草原沙化、退化面积达到2128万亩(14187平方公里),占草原总面积的85%

按照包头市确定的“收缩、转移、集中”战略,把山北地区天然草原植被恢复列入全市“蓝天、绿水、青山、大草原”四大生态工程的要求,达茂旗一班人在反复调研的基础上形成了共识:禁牧是最直接、最有效的方式。从2002年开始逐年实施休牧,2007年开始部分禁牧,200811日起对牧区2357万亩草场实施了全面禁牧十年的政策,达茂旗也成为自治区唯一整个旗域内全面实施禁牧的旗县。目前,全面禁牧政策已实施四年有余,草原生态得到了明显恢复,植被覆盖度、牧草高度和密度较禁牧前有了突破性增长,牧草平均高度较禁牧前增加了15厘米,有的地片甚至高达40厘米,产草量增加了2倍,禁牧让草原恢复了昔日的容颜。据草原专家介绍,全面禁牧,自然修复,用不了十年时间,达茂草原会重现“天苍野茫、草绿花繁”的诗意景象,为构建祖国北疆绿色生态屏障和安全稳定屏障发挥重要作用。

牧民变市民 腰包鼓起来

解放前,达茂草原上90%以上的牲畜属于喇嘛庙和其他少数人所有,占总人口85%以上的劳动牧民仅有极少数牲畜,还受着封建统治者和商人的盘剥,牧民自身所得无几,他们过着逐水草而游牧的贫困生活,常年以肉食、奶食、炒米为主食,吃不到蔬菜,只能用野生沙葱当调味品,过着冬天穿羊皮袄、夏天穿土布蒙古长袍、常住蒙古包的艰苦生活,马成为当时牧民的主要乘骑工具。解放后,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,广大牧民当家作了主人。随着新苏鲁克制的推行,牧民的牲畜逐渐增多,到50年代后期,开始建筑土木结构房屋,生活条件有了改善。1956年,全旗牧民人均收入为151元。到上世纪七十年代,大部分牧民有了固定住房,开始过上了定居生活,个别牧民还建起了砖房。1984年以来,由于绒毛价格看好,牧民收入逐年增加,开始由温饱生活向小康生活迈进,摩托车成了交通工具,运输有了小四轮拖拉机,没有通电的牧点有了风力发电机,录音机、电视机遍及牧区。进入九十年代后,多数牧民家庭有了彩色电视机,洗衣机、电冰箱也走进了千家万户。

2002年以来,随着牧区23个产业化园区的建成,达茂旗积极鼓励广大牧民群众进入产业化园区,发展现代舍饲畜牧业,同时也积极鼓励他们进城入镇发展第三产业,通过多种渠道增加牧民收入,使牧民的衣食住行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2008年牧区全面实施禁牧后,达茂旗认真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,制定了牧民草场、养老、教育、医疗、住房、就业、生活等八项补贴政策,城里人能享受到的优厚待遇他们都能享受到。如今的禁牧牧民,劳动强度降低了,生活质量提高了,幸福指数提升了,他们享有草场补贴、养老补贴、教育补贴、住房补贴、医疗补贴、供暖补贴、生活补贴、就业培训全免费的好政策,真正实现了劳有所得、住有所居、学有所教、病有所医、老有所养的幸福指标。2011年,全旗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了8309元,创造了建旗以来的最高水平。